以充足準備應對無常 體操王子石偉雄、吳翹充反思:健康從沒有保證 需定期進行篩查

2021年,是香港運動員在國際體壇上大放異彩的一年,不單繼廿五年後再次奪得奧運金牌,還在不同項目中皆創出歷史佳績,為香港於疫情的陰霾下帶來莫大的鼓舞。而要數到代表香港出戰世界賽事的「體壇大師兄」,不能不提及首位奧運體操香港代表—石偉雄(石仔),和同樣是香港體操運動員的「吊環王子」—吳翹充 (Kelvin)。

2022-06-14
By 8杯水 Meditorial

2021年,是香港運動員在國際體壇上大放異彩的一年,不單繼廿五年後再次奪得奧運金牌,還在不同項目中皆創出歷史佳績,為香港於疫情的陰霾下帶來莫大的鼓舞。而要數到代表香港出戰世界賽事的「體壇大師兄」,不能不提及首位奧運體操香港代表—石偉雄(石仔),和同樣是香港體操運動員的「吊環王子」—吳翹充 (Kelvin)。


石偉雄克服恐懼苦練過千次 無悔以「李世光跳」出戰  

不斷努力克服傷患,石仔時隔九年再度重返奧運這個最高舞台,自然是充滿期待,他一直苦練「笠松轉體270度後空翻兩周」和「前手翻前屈兩周轉體180度」(亦即「李世光跳」和「李世光跳2」),這套可喻為現時跳馬難度最高的動作之一,為的是證明自己能再作突破。雖然很可惜石仔最終於預賽時失手,但他表示:「差少少就是差少少,當然無緣晉級是有點失望和不開心,但畢竟這年半內我都已經盡了全力,練習時動作的成功率也非常之高,今次自己已盡了力發揮,沒遺憾了。」

體操追求的是百分百精準,一個踮腳、或是落地前轉身中出現的偏差,足以造成失誤、甚至受傷。石仔為了能進一步提升踩板、撳馬的技術、落地的質量等細節,讓這套動作更準確及穩定,備戰奧運的這兩年間,他不斷重覆練習這套動作逾千次。

「對於成績我還是保持平常心。這個動作有一定危險性,尤其若果第二周空翻轉速不夠快,落地或會引致受傷,所以需在過程中克服恐懼。(我)會汲取這次的經驗幫助我下次做得更好,現在放眼在下一屆的巴黎奧運。」


(時隔九年,石偉雄再度重返奧運舞台)


吳翹充趁機重整身心 主動「確認」身體狀況

這兩年世界彷彿陷入停擺,運動員的訓練和比賽也是。「在東京奧運前,我在阿塞拜疆舉行的世界盃奧運計分賽中,成功以初賽第八名的成績晉級,有望能於決賽中爭取更高名次,可惜最終比賽因為疫情關係而腰斬。」Kelvin續說:「以往面對傷患,等待康復重新復操,還可以有一個預期的時間表。這次疫情帶來的卻截然不同,好像所有的事情變化都來得很突然,讓人措手不及。」

「回港完成隔離後,眼見所有比賽無限期推遲,而且應該還需要一段頗長的時間才能復操,我便開始在家中進行負重訓練和體操的專項體能訓練,也趁著這個機會去行山、做些平日較少進行的有氧運動,順便放鬆身心、調整狀態。」除了保持恆常運動來預備隨時復操,Kelvin也主動去徹底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預早和身體溝通,往後就可針對性的加強訓練。



(吳翹充於疫情下繼續保持鍛鍊,預備隨時復操)


從這次疫情中學會面對無常 確診帶來健康反思

這次東京奧運除了讓石仔心理質素更進一步外,也為他對自身健康帶來了反思。「在賽事期間,陸續聽到各地選手不幸確診新冠肺炎,而我自己也在世界盃德國站賽事中『中招』,令我發現原來即使是稱得上『非常健康』的專業運動員,飲食和生活規律都有嚴格控制下,也不能保證身體健康。現在即使訓練再頻密,我也會多花時間去關注年輕男士的高危疾病,尤其是健康的身體就是我們運動員迎接挑戰的最基本條件。」

Kelvin補充:「這段時間我也體會到,突如其來的意外,會在人生不同階段中出現,確實無法完全避免,而最好的應對方法就是預早準備,專注在能控制的事情上,幫助我們抓緊時機,儘快作出對策。」

他們最近也和本地初創企業Take2 Health合作拍攝了一套短片,呼籲大眾主動提防鼻咽癌,如有興趣可到以下網頁了解:https://bit.ly/3xbbB60


(Kelvin於上年順利小登科。在此我們也祝賀Kelvin踏入人生新階段。相片取自吳翹充個人Facebook專頁)


人生角色面對轉變 健康身體更為重要

疫情為大部分人都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Kelvin亦面對角色上的轉變。隨著上年小登科,踏入人生的新階段,予他而言,身體健康尤其重要。為了家庭,Kelvin也開始留意和進行定期身體檢查,包括不同癌症的篩查。他說:「不去了解我真的沒有想到正值壯年的我們同樣是癌症的高危一族,我還一直有誤解,以為癌症是『老人病』呢!」石仔也訝異地表示最近才了解到,根據醫院管理局轄下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的數字,原來鼻咽癌是本港20-44歲男士的頭號癌症


有一些癌症當出現病徵時可能已太遲

事實上,鼻咽癌不似其他癌症,如肺癌年齡愈大發病率愈高,鼻咽癌的發病年齡相對比較早²,而每四位鼻咽癌患者當中就有三位是男性3。一些大家以為理應不受鼻咽癌威脅的「健康」人士,例如不煙不酒的瑜珈老師⁴、南韓的年輕演員、馬來西亞羽毛球健將等都曾患上鼻咽癌。得悉這些真實案例,石仔和Kelvin均深切認同我們應主動提防鼻咽癌,Kelvin說到:「石仔當時在毫無病徵下確診新冠肺炎,令我想到,如果不是定期做快測,真的『中招』也不知道。」

部分早期鼻咽癌病徵,如鼻塞、耳鳴、頭痛等(詳細可參考下圖),和感冒或鼻敏感的病徵十分相似,我們很容易混淆而忽略,或認為只是輕微的小毛病而沒有正視。隨著腫瘤生長,病情變得嚴重時,很多患者才察覺自己急需求醫,但不幸地,可能此時已錯過治療的黃金機會;研究發現,80%患者在初次確診時已屬晚期⁵。



晚期患者或需要接受放射治療和化學治療,治療過程的副作用也隨之增加,例如口腔長滿痱滋、口乾、吞嚥困難,脫髮、嘔吐等,整個療程更為困難和艱辛,所需的時間也更長,而存活率亦降至只有四至七成³。


「提防」勝於治療 定期進行早期鼻咽癌篩查 等同為自己健康「買保險」

或者我們會問,接種疫苗不就一勞永逸嗎?很可惜,鼻咽癌的成因複雜,目前尚未有任何針對性的疫苗作預防或藥物作治療之用。最佳的提防方法還是要主動出擊,進行早期鼻咽癌篩查。透過定期進行早期鼻咽癌篩查,我們可以「買個安心」,未雨綢繆,預早提防鼻咽癌,無事絕對是好;即使不幸確診,愈早發現,我們能有愈多治療方案選擇,康復後,我們仍可在事業上繼續拚搏,在人生中繼續勇闖高峰。

我們懂得出外旅遊前,購買保險以保障自己面對未知的風險;同樣,我們應為自己的健康「買保險」,定期進行早期鼻咽癌篩查。與其他身體檢查項目一樣,早期鼻咽癌篩查有助我們全面掌握自己的身體狀況,及早了解潛在的健康風險,防患於未然。


選擇準確可靠的次世代篩查 高靈敏度、低假陽性更值得信賴 

目前,市面上傳統的鼻咽癌檢測方法,主要可分爲「血清學檢測」和「EB病毒DNA定量檢測」,但兩者均容易出現「有病卻未能發現」的漏檢情況,令患者延誤確診;此外亦容易帶來假陽性結果,令檢測者需要承受額外的心理負擔和非必要檢查的費用。而隨著醫療科技的進步,現在大眾擁有更準確可靠的全新選擇—Take2 Prophecy™ 早期鼻咽癌篩查。

透過應用次世代測序技術,能針對檢驗患者血液中帶有鼻咽癌特徵的 DNA,從而更有效、準確地識別出鼻咽癌患者;此篩查的靈敏度高於97% 5,6,絕少漏檢;而且假陽性率極低 (0.7%) 6 ,是市場上同類測試中表現最好的(詳細對比可參考下表)。



逾200個服務點遍佈全港 過程方便快捷

Take2 Prophecy™ 早期鼻咽癌篩查源自本地頂尖大學科研團隊的研發成果,並經過2萬人大型臨床實證⁵。此外,眾多本地大型醫療機構如醫護診所及私家醫院等均有採用,行内認受性甚高,值得信賴。其篩查服務點更遍佈全港,市民可於網上預約,一站式選擇進行篩查的診所、醫生、日期及時間。

此篩查為一項無創測試,只需到診所進行抽血,不需空腹,不用請假入院即能進行,整個篩查流程方便快捷,一頓午飯時間已可完成,最快三個工作天就有結果。

最近更推出了限時優惠,預約時輸入「2022NEW」 優惠碼,即可享$700折扣(名額200個)。立即把握機會,於網上預約: https://bit.ly/3MaF4Bp


了解更多有關Take2 Prophecy™ 早期鼻咽癌篩查:https://bit.ly/3NSirDk


* 此篩查不建議已經進行器官移植人士、已患有其他癌症、自身免疫系統疾病、正接受全身性糖皮質激素及免疫抑制治療的人士使用。本文內容僅供參考,並不能取代臨床醫學意見,詳情請向醫護人員查詢。

 

1. Overview of Hong Kong Cancer Statistics of 2019. Hong Kong Hospital Authority, October 2021.

2. 鼻咽癌:及早察覺、徵狀、放射及化學治療. Hong Kong Anti-Cancer Society, April 2021, https://www.hkacs.org.hk/ufiles/NasopharyngealCarcinoma.pdf.

3. Nasopharyngeal Cancer in 2019. Hong Kong Cancer Registry. Hong Kong Hospital Authority, October 2021. 

4. “【抗癌勇士】36歲年輕媽媽驚患鼻咽癌 勸籲要定期做早期篩查.on.cc, 2021, https://bit.ly/3xlNxxC

5. Chan, K. C. Allen, et al. “Analysis of Plasma Epstein–Barr Virus DNA to Screen for Nasopharyngeal Cancer.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vol. 377, no. 6, 2017, pp. 513–22.

6. Lam, W. K. Jacky, et al. “Sequencing-Based Counting and Size Profiling of Plasma Epstein–Barr Virus DNA Enhance Population Screening of Nasopharyngeal Carcinoma.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vol. 115, no. 22, 2018, pp. E5115–24.

7. Chang, Kai-Ping, et al. “Complementary Serum Test of Antibodies to Epstein-Barr Virus Nuclear Antigen-1 and Early Antigen: A Possible Alternative for Primary Screening of Nasopharyngeal Carcinoma.Oral Oncology, vol. 44, no. 8, 2008, pp. 784–92.

8. Tay, Joshua K., et al. “Screening in Nasopharyngeal Carcinoma: Current Strategies and Future Directions.”Current Otorhinolaryngology Reports, vol. 2, no. 1, 2013, pp. 1–7.

 

密切留意8杯水 Meditorial 動向!立即CLS

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