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性唔俾走 帝盛酒店隔離人士:我監躉嚟㗎咩!

2022-03-07
By Anson Yip

首間社區隔離設施酒店的荃灣帝盛酒店於二月中旬開始運作,讓輕症或無徵狀患者入住隔離。本平台收到曾在帝盛酒店檢疫的康復者爆料,直斥其安排混亂。


1)確診十日後才被送往檢疫

Cammy和陳先生於2月12日和13日先後接受強檢,卻同於20日才收到衞生署短訊通知其檢測結果呈陽性,並於2月23日被送往帝盛酒店,即強檢後的第10-11日才被安排隔離檢疫。


2)健康申報程序混亂

登記入住帝盛酒店時,職員並沒有明確指示二人該如何申報健康狀況,僅分發一支探熱針予隔離人士。陳先生指,在酒店隔離的第一至六日並沒有衞生署或酒店職員接觸他,他感到不對勁,便在隔離的第七日詢問酒店職員,才獲發快速測試包和健康申報二維碼。

Cammy亦遇上類似的情況,她在隔離的第五天上網看到別人獲派發快速測試包,才知道需要做健康申報,然而她連續數天向酒店職員要求取得快速測試包不果,直到隔離的第八天才獲派。


3)無了期等待,甚至被酒店拒絕放行

Cammy於酒店隔離第四天收到衞生署來電及短訊,確認可以離開檢疫酒店,酒店卻拒絕讓她離開,表示仍未收到衞生署的名單,出示手機內的短訊亦難分真偽。Cammy一直致電衞生署,對方卻沒有直接處理,甚至回了一句「其實唔止你一個係咁」。最後Cammy於3月3日才能離開帝盛酒店,即一共在酒店隔離了九日。

陳生稱從沒有接收過衞生署來電及短訊,他在網上搜查隔離資訊及討論區,又從同於帝盛酒店隔離的人打聽,得知可致電竹篙灣的醫護人員求助。陳生於酒店隔離的第九天早上致電竹篙灣檢疫設施其情況,便於中午12時獲酒店職員確認可離開。


4)精神健康大受困擾

Cammy本來以為只是「走程序」,然而隔離期間卻因資訊不流通而有被遺忘的感覺,又斥衞生署和酒店互相推卸責任。Cammy隔離期間未獲派發檢測物資,試過致電酒店職員索取快速檢測包,職員回覆指要等待衞生署指示,又說懲教署會盡快派發,令她煩躁得直言「我監躉來架咩」,又屢次向職員查詢隔離事宜皆遭掛線。整個隔離的經歷令她十分焦躁,甚至曾與酒店職員談起自己的情況時哭出來,職員也無法處理。

陳生直斥政府「根本就冇理會過隔離人士既心情同工作負擔」,酒店和衞生署亦無法解答其有關隔離檢疫的疑難,每天無了期等待令他情緒低落。



密切留意8杯水 Meditorial 動向!立即CLS

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