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院急症室淪陷 綁起輪候老人 護士寧中肺炎換放假:病人是等入院等死的

2022-03-09
By Janice Hui

 

近日新冠疫情死亡人數大增,雖然已不見醫院門外的輪候人龍,但前線護士形容,在媒體拍攝不到的醫院內部已陷入絕境。有病人在急症室內等近兩周仍未上病房、綁起輪候老人、連要急救的病人也沒病床做心肺復蘇。8杯水節目「苦水熱線」邀來三位公立醫院護士,盡吐急症室內真實苦況。


病人等入院等到死

護士阿翎(化名)表示,由於早前高層下令戶外等候人龍需要「清零」,同事便將在室外的病人全趕進室內,但實際上候診人士不但從未回落,更因不少前線醫護陸續確診而令人手不足情況更嚴重。以她的經驗,最高鋒時間有340人在急症室內等候入院,一個護士要對過百病人。最誇張的病人等了13天,等到病徵已經退散,還是未上到病房,最後被安排回家。

阿翎指一些有行動能力的老人家,因為醫院不夠人手看顧、但又擔心他們四處走動會危險,而綁起他們。甚至病人在床上突然心臟驟停也無法發現、急救,每一更都是在巡視時或派藥時,剛巧可以接觸到病人,發現病人心臟驟停,就推他去急救,急救完就繼續等上病房。而很多時等候期間病人的情況會再次惡化,最終等到離世。

「如果不是這麼多人在等候,有人照顧他們,他們是不用死的,他們是等入院等死的。」


資源只集中新冠肺炎 

入職四年的Anne(化名)指最大的問題是社會將所有的人力、資源、地方只集中在新冠肺炎。第五波剛開始時,急症室被一些輕症、沒有病徵的患者逼爆,因為社會需要他們覆檢、要拿病假紙去隔離,單是這兩件事已教市民求救無援,只能找上24小時開放的急症室。亦因如此,急症室無法及時消化後期大量出現的重症患者,而延誤治療。

三名護士均表示醫院已逼爆淪陷之際,高層不但沒有給予相應支援,甚至在記者會表示醫院「將近」爆滿、醫院「八成」爆滿,而令市民誤以為急症室仍有空間。另一位前線護士阿C(化名)狠批當局對資訊流通的宣傳做得極差,急症室分流站每天仍然要趕走八成來到的人,「他們來問甚麼呢?問可否拿醫生紙?問快速測試陽性怎麼辦?問哪裡拿止痛藥?每天就是浪費了這麼多時間在這些可以由其他系統解決的問題。」在同一個空間,則有病危的病人等到失救。


盼中招換放假 前線漸生去意

三位年輕的急症室護士入行之際都對醫護行業各懷憧憬,但體驗了第五波下公立醫院的混亂後,大家都坦言已萌去意,其中阿C更在一周前毅然離職。

阿C並非不熱愛醫護行業,而是在這段時間深感醫管局不珍惜同事,大有做「condom」之感。同事做到崩潰、因治療病人而逐一染疫倒下之際,醫管局則將中招醫護的隔離日數由14天縮至7天,原因是「同事很想盡快回到工作崗位」。她無奈表示同事私下都盼著能中招換取休息放假。

「Do no harm to patient(不可傷害病人)是醫護最基本的原則,是每天、每一堂都在重複的金科玉律。但最近這一個月令我最能感受到是,我在傷害他們。我每一日都傷害他們。我派不了藥、我餵不到他們吃飯……甚至連急救,一樣急症室中的要做的東西都做不到,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她自言離職時,內心非常掙扎,畢竟這段時間香港非常需要醫護人手,但身邊的同事卻很支持她離開,原來很多前線醫護都已萌去意。「其實我真的沒怎麼聽過有人是很想留下來,有些做了很久很久的醫生或者護士,真的說走就走,每天、每月都在吃散水餅、散水飯。」

訪問尾聲,主持問三位近來有沒有任何比較開心事,三人陷入一片沉默良久:

「如果看到(檢測棒)兩條線會開心一會兒。」

「對,這應該是最近最開心的事!」


密切留意8杯水 Meditorial 動向!立即CLS

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Website